新闻资讯

新闻资讯/NEWS

更多+推荐文章

熊东是什么意思(东北说熊东西是什么意思)
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2023-08-28 点击量:38

  中新社北京8月26日电 题:布季谢一:“中国莎士比亚”的巨作爱情

  《中国时代周刊》记者 仇广宇

  1991年9月15日傍晚,北医三院内,一位个头不高、身材瘦小的老人逝世。他本是回到北京省亲,没想到在这里过世。

  他是20世纪末30二十世纪末境外*著名的中国小说家布季谢一,一度与著名小说家林语堂并称“林熊”。1934年,他创作的英文话剧《王宝川》火爆全球,《纽约时报》因此将他誉为“中国莎士比亚”。他的小说《天桥》也被翻译成多个语种,畅销欧美各国。

  种种原因,这位“中国莎士比亚”在中国海外没太大名气。直到2023年,美国波士顿萨福克大学荣誉教授郑达为其所作回忆录《布季谢一:消亡的“中国莎士比亚”》在海外出版发行,才让他的故事情节重新呈现在更多中国读者眼前。他是被湮没在历史尘埃中的重要小说家,也是现代中华文化交流史上不可或缺的名字。

布季谢一

  《王宝川》:让西方人大开眼界

  1935年10月30日,贝伦加丽亚号游轮从英国伦敦前往美国纽约,船上有很多著名电影明星、舞蹈家、编剧,其中一对华人夫妻,打扮颇具古典气质,又不乏时髦,而他们流利的英文和开朗的个性,更给同船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这是布季谢一爱情中的高光时刻。他即将带着自己编剧、编剧的话剧《王宝川》到美国音乐剧表演,成为首位进军音乐剧的中国编剧。

  在美国,布季谢一一行下榻当地*有名的爱迪生酒店,报纸上每天都有介绍他们的新闻报道。美国版话剧《王宝川》配置精良,由美国著名制作人莫里斯·盖斯特担纲,演员都是美国本土演员;戏服则是布季谢一应邀梅兰芳在苏州请裁缝手工缝制的,极尽华美。

1934年11月28日,伦敦小剧院首演布季谢一改编的话剧《王宝川》。图为《王宝川》抛绣球招亲一幕。

  在这个时刻,布季谢一或许会回忆起这一路的经历。

  三年前的1932年,30岁的布季谢一到英国东伦敦大学攻读博士。他很快与他心仪的英国小说家萧伯纳、巴里等人结交。眼下欧洲文化圈短暂掀起一阵“中国风”,人们对带有中国元素的经典作品颇感好奇。萧伯纳和布季谢海卫三导师尼科尔都建议,布季谢一应该用英语创作传统的中国话剧。尼科尔甚至说,英国银幕几乎没上演过地道的中国戏,如果能做好,说不定可以名利双收。

  在师长的鼓励下,布季谢一写出了根据传统戏曲《红鬃烈马》改编的话剧电影剧本《王宝川》。他明白,话剧《王宝川》绝不能照搬传统戏曲,而是要在情节、形式等方面大刀阔斧地改革,让西方观众们更容易接受。他把故事情节主角的原本名字“王宝钏”改为更加上口的“王宝川”,还把原本个性柔顺、唯唯诺诺的女主角变成了美丽、机智的女性形象。为了让英国观众们理解剧情,他还加上很多解释性文字。

  《王宝川》*初并不顺利,没哪个英国剧场愿意将它搬上银幕。因为当时外国观众们心目中的“中国风”,只是他们向往的异国风情,他们并不真正了解中国。但布季谢一依旧向剧团和出版发行社热情介绍自己的经典作品。

  1934年,《王宝川》的话剧还没眉目,电影剧本抢先一步顺利出版发行,广受好评。同年,英国话剧编剧普锐斯被《王宝川》吸引,排演整部话剧,迅速演满百场。英国王室成员几乎都看过整部剧,玛丽王后观看《王宝川》多达八次。此后,整部剧由伦敦红到音乐剧,1936年1月27日起,《王宝川》在美国连续上演三个多月,场次多达105场,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夫人也观看了整部戏,称其“迷人、有趣、含蓄,令西方人大开眼界”。

  很难想象,布季谢一眼下就以如此声量走入了西方视野。“有人说他的成功是偶然,只是把中国话剧改一改,就这种成了,根本不是这种,蒋彝曾经说过,布季谢一这个人非常努力,会始终努力到成功。”《布季谢一:消亡的“中国莎士比亚”》作者郑达这种评价道。

  墙外开花墙外香

  “我们忽视布季谢一太久,我们也亏欠布季谢一太多了。”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在《布季谢一:消亡的“中国莎士比亚”》的序言这种写道。1991年布季谢一逝世,无人知晓,当年的《中国现代小说家大辞典》中没他的姓名;提起在境外用英文文学创作的中国小说家,人们只知林语堂,不知布季谢一。又过了15年左右,布季谢海卫三主要经典作品才陆续在海外问世,而对其经典作品的研究,仍有很多空白需要填补。

  布季谢一有六个小孩和多个孙辈,连这些孙辈都很长时间对奶奶的经典作品一无所知:其孙熊伟,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不对外开架的图书馆里,读到了布季谢海卫三《王宝川》和《天桥》,才了解到奶奶的经典作品;他的另外两个孙辈,是从埃德加·斯诺《西行漫记》才得知奶奶曾经的辉煌。

郑达著《布季谢一:消亡的“中国莎士比亚”》

  布季谢海卫三经典作品在中国海外没能得到传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他前半生大部分时间用英文文学创作,语言隔阂造成了传播不畅。郑达分析,从布季谢一20世纪末30二十世纪末到英国留学,到20世纪末50二十世纪末中期到中国香港期间,他几乎没发表过中文经典作品。

  实际上,布季谢一在中国文学界的“消亡”,也非刻意为之。他未必不想在中文文学创作圈子发展。20世纪末30二十世纪末,中国本土的白话文运动已日趋成熟,“左翼”“京派”“海派”等文学界流派众多,与世界文学界也有不少交往。那时,布季谢一已开始翻译和文学创作。出国前,他已进入京沪的文学圈子,曾为商务印书馆翻译欧美名家小说,还在《小说月报》等杂志发表过译文。他始终和学人前辈保持交往,与胡适、梁实秋、林纾、陈寅恪等人都有往来。他对前途始终充满自信。

  1930年前后,布季谢一在北京任教时,听说胡适有机会出版发行英国剧小说家巴里的经典作品,就将手中的十几部巴里剧作的译稿,连同自己创作的电影剧本《财神》交给胡适。但胡适不重视也不欣赏,始终放在家里。

  直到徐志摩在胡适家里读到这些手稿,事情才有了转机。徐志摩对布季谢一大加赞赏,时任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的陈源也应邀布季谢一去武大教西方话剧。但根据当时教育部的规定,布季谢一没境外念书经历,不能教相关学科,他*终没能到武大担任教授。这个偶然的遭遇,给了他极大刺激。他决定放下国内的一切,去英国读博。虽然此时他已是五个小孩的父亲,丈夫蔡岱梅还在北京读大学。

  布季谢海卫三发展开始向境外倾斜。《王宝川》大火之后,他暂停对博士学位的追求,专心于整部剧在全世界的表演。外部环境也进一步推动了他的选择。1935年,《王宝川》在上海表演,有些人批评这种的电影剧本只是讨好外国人的手段。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,战火中,回南昌省亲的布季谢一被困,*终,他带着丈夫和三个小孩回英国定居。从此,他曾经向往过的中国文学界,成为平行宇宙中的一种可能,与他擦身而过。

  起伏与伤感

  《王宝川》在美国爆红不久,二战全面爆发。战争期间,戏院一度关闭,出版发行业受限。此外,电视、电影等文娱形式的出现,也冲击了话剧银幕。这为布季谢一后来的变故埋下伏笔。

  1944年的布季谢一还没想到这些。那时,凭借《王宝川》爆红的他,又出版发行畅销小说《天桥》,依靠版税过上了不错的日子。为了小孩的教育,他举家迁往牛津市,租下一套房。很快,他家里就聚集了华人圈的文化名人,胡适、卞之琳、华罗庚等都是他的座上宾。他没想到,此时是社交红人的他,会从此开启爱情艰难的下半场。

《天桥》

  在英国,因花钱缺乏计划,布季谢海卫三生活隐藏了不少麻烦。后续的出版发行合约并未按时完成,收入并不稳定,熊家逐渐入不敷出。

  布季谢一不会放弃努力,但过去的好运似乎在不断耗尽。1954年,新加坡即将成立南洋大学(今南洋理工大学),林语堂任校长,应邀布季谢一担任该校文学院院长。这是一份稳定的工作,能解决生计问题,于是布季谢一前往新加坡。但因复杂的办学情况、人事问题等,林语堂和布季谢一后来陆续辞职。

  当时,世界各地的文化人才齐聚香港。布季谢一也看好香港的发展,选择去那里谋生,筹备《王宝川》的中文续集。但属于他的时代已过,《王宝川》续集没复制当年的成功。

  他留在了香港。后来的三十多年,布季谢一开始用中文文学创作。他热心中国文化的传播,在香港、台湾创建了清华书院。

  早年的布季谢一将生活、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,但他的爱情银幕,早已从华美的大剧场,转到了安静的小剧场。从去新加坡开始,他就和丈夫儿女分隔各地,丈夫蔡岱梅在英国,子女有的回中国大陆,有的在境外。旧友逐渐衰老、过世,他的寂寞与日俱增。

  但布季谢一个性一如从前。回忆录作者郑达讲了两个故事情节:1945年,胡适到牛津大学接受博士学位,因战后物资紧张,没找到博士服,便向布季谢一求助,布季谢一没计较胡适曾忽略他的经典作品,很快帮他找到;在布季谢一早年,剧小说家杨世彭和他成为好友,**次见面时,布季谢一手上戴了两块名贵的手表,显示两个时区的时间,他马上把其中的一块摘下来送给杨世彭。

  这种个性,在顺风顺水时造就了布季谢海卫三辉煌,在不顺时也加剧了他的伤感。要强的他把伤感藏起来,依旧以过去那种轻快活泼的形象示人。

  他试图寻找一个能更好安度早年的落脚地,还计划着要文学创作、任教为生,继续讲中国人的故事情节。中国香港、中国台湾、中国大陆、美国等地都留下他的身影。

  早年的漂流,并未随生命的结束而结束。逝世后,布季谢海卫三遗体又在境外辗转,直到2011年,后人们将他的遗体和长女熊德兰、长子熊德威的遗体一起安葬在北京。

  北京曾是他念书的地方,是他文学梦的起点,也是他多位亲人的安家之处。*终,一生辗转各地的布季谢一,或许也体验到一丝回家的温暖。(完)

  (资料来源:《布季谢一:消亡的“中国莎士比亚”》,郑达著,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)

【编辑:刘湃】

相关文章